生死关头!中国钢铁业危机:欠银行1.3万亿 1327年才能还本!

网上出现了一种极其煽情的告员工书,最早看到的版本是日照钢铁的老板杜双华,最新看到的则是包钢的董事长周秉利,是真是假的不知道,知识产权是谁的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们是知道的,那就是不管是杜老板或者是周老板,都是钢铁业的老大,一封信如同一片秋风扫落的树叶,这叫一叶知秋。信的内容大体是一样的。首先是无奈,其次是悲壮,再者是发誓。无奈表现在对市场形势的绝望,本来都想扛一道,但是现在看来实在扛不下去,一方面是钢材价格没完没了地下滑,另外一方面库存根本消化不了,生产越多亏损越多,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停产减产;悲壮表现在对于员工而言,这种停产减产就意味着减员裁员,下岗回家,钢铁厂效益都不好,其他还能有地方上岗吗?发誓表现在对于未来的信心,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企业能挺过来,活下来,那么有朝一日公司只要招人就首先让曾经离开的员工回来,只要还有一人还没回来公司就不招一个新人。声情并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尼玛现在老板的情商一夜之间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到底是形势比人强,搁平时,老板能如此低三下四求员工体谅、体察、体会?看看这一段。“这是我们XX钢厂生死存亡的关头,进一步则会加速走向死亡,退一步或能求得生存,作为我们这样一个拥有XX万名员工的企业,企业的存活与所有员工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果再不采取断然措施,我们只能坐看这艘大船带着所有的员工一起悲壮地沉没,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等到那个时候,企业在经济形势最严峻的时期倒闭了,所有人都将各奔东西,自谋生计,就业机会将更加微乎其微,可能到时候给大家带来的将是更加惨重、更加被动的打击,与其到时全盘皆输,不如现在断腕求生。鉴于这种形势,我决定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压缩产能,瘦身减负,尽最大可能保住企业的生存元气。“做出这个决定,对于我本人和公司的所有管理人员来讲是万般痛心无奈。我作为集团董事长,更加沉痛伤感,你们与我风雨同舟,并肩携手,历尽了千辛万苦,也铸就了X钢昨日的辉煌,你们依托于企业,企业倚重于你们,有如手足腹心。作为董事长,任何一名员工的离开,我都是不愿意看到的,此次减产对企业对我来说,如同剁手砍足,实在是迫不得已。”不能再引用了,东北话讲,眼泪哗哗的。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但是,未来或许是光明的。“当此危难之时,只盼大家理解我的苦心,只要企业能够活下去,走的人一定还能再回来,也请你们一定要树立信心,我们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你们的离开也只是短期的。尽管眼前的危机会给我们带来沉重的打击,但来年市场还会有无限生机。国家已经采取积极措施,如两万亿的铁路项目、4万亿的基础设施建设、廉租房政策的推广落实以及对企业实施减免税,加大金融扶持力度,这些举措的推行展开,必将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好转,同时也必定会拉动钢铁产品的需求。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很可能就是来年春天,市场可望逐渐回暖转好,我们企业也会走过这个困难时期,迎来又一个发展的春天。”哦,饱饱的正能量,点赞不能再多了。钢铁行业的状态是转型升级的经济的缩影,金融危机前中国的钢铁产能已经是世界第一,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第一依然是中国,世界第二的是中国河北,世界第三的是中国河北唐山。产能过剩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比产能过剩更大的问题是债务,整个钢铁行业欠债3万亿,其中1.3万亿欠的是银行,按现在的利润1327年才能还本,同样这个数字也是年收入的1.67倍,怎么办?谁能输血,能输多少血,输多少血才能满盘复活?不破产清算,产能怎么削减?破产清算,员工失业怎么办?或许,这就叫阵痛吧。不能再说了,再说,眼泪又哗哗的了。。。中国钢铁业危机最新写照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电影《钢的琴》剧照大面积亏损、被迫低价抛售铁矿石库存求现,成为了钢铁行业危机恶化的最新写照。路透社援引钢铁厂以及交易商消息人士称,中国一些现金匮乏的钢铁厂正在低价出售铁矿石库存,为提振现金流不惜赔本销售存货。钢厂出脱港口铁矿石库存,加剧了铁矿石价格的溃跌。铁矿石价格本周触及每吨40.30美元,创下10年最低;过去两个月跌幅接近25%。同时,2016年期货合约也降至每吨33美元的纪录低位,上海螺纹钢价格亦跌至历史低点。其背后是钢铁需求不振,以及随之而来的钢厂现金流匮乏和大面积亏损。“现金匮乏的钢铁厂以低价出售铁矿石,令市场跌势加速,”路透援引北京一家铁矿石交易商称。同时,《经济参考报》获得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未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最大的101家钢铁企业的亏损总计达390亿元人民币;扣除来自非核心业务的盈利后,总亏损达720亿元人民币,超过去年盈利的两倍。产能过剩、从房地产到造船业等领域钢铁需求下降、以及信贷吃紧是当前压在钢铁行业身上的“大山”。房地产业是钢材需求的最大源头,目前该行业仍在挣扎之中。尽管在超过一年的下滑之后,中国的房价和销售量近期已开始回升,但是建设活动依然在下滑,原因是开发商在等待市场消化过高的库存。《经济参考报》援引的数据显示,目前钢铁下游房地产投资连续3个月负增长,10月末商品房库存68632万平方米,环比9月末增加3.2%,再创历史新高。Chris Chen带领的汇丰银行(HSBC)分析师们今日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对社会稳定的需要(是)快速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最大绊脚石。与炼钢厂相关的就业人员规模太大,裁员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我们还预计,在政府支持的亏损(国有)钢厂和盈利能力相对较强(却缺乏适当支持)的民营钢厂之间的僵局会长期存在,”英国《金融时报》援引该分析师观点写道。根据汇丰银行的数据,今年中国已关停5000万吨炼钢产能,只占其总计11.4亿吨产能的4%。根据该行计算,中国明年需要再削减1.2亿吨至1.6亿吨产能,才能令全行业产能利用率达到80%这个“相对健康”的水平。眼下钢铁市场的状况仍在恶化。据《经济参考报》,仅10月份的核心业务亏损就达150亿元人民币,比9月份高了28%。11月份中国官方钢铁部门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滑落至37,比10月份低了5.2。产品不好卖、手头紧张、产能过剩行业又限贷,钢厂只有加入抛售铁矿石的大潮。 “现在有越来越多地区、越来越多的钢铁厂都在这么做,只为取得现金保住生存,根本不在乎价位高低,” 河北唐山一家私营钢铁厂的铁矿石销售经理对路透社表示。根据这位经理的说法,铁矿石价格本身的急速下跌也刺激了钢厂抛售,因为它们需要设法避免原材料进一步减值的风险。对于铁矿石的一大致命威胁在于,中国的需求可能已经见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预计,在2000年至2013年期间出现15%的平均增长率之后,中国钢铁产量已经见顶,明年将下跌3%。路透援引的CRU北京分析师Di Wang警告称,钢厂的抛售可能会延续到新的一年,因在订单前景黯淡的情况下,钢厂准备新一轮痛苦的减产。“2月中国春节前钢厂将继续出售铁矿石库存,因存在进一步减产的预期,”Wang说。中国钢铁行业的冬天有多冷?来源:日经中文网,2015年11月05日亚洲的钢铁厂商正遭遇强劲逆风。中国钢铁巨头宝山钢铁发布的2015年三季度(7~9月)财报显示,最终损益为亏损9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8亿元)。自2012年四季度(10~12月)以来时隔约3年半再次陷入亏损。韩国的浦项制铁等钢铁厂商的营业利润也大幅减少。以中国需求低迷为导火索的全球性钢铁行业不景气愈发严重,众多钢铁厂商业绩萎靡不振。宝山钢铁苦于国内需求低迷(上海市)宝山钢铁的总经理戴志浩在面向投资者的说明会上表示,中国钢铁行业已进入寒冬。随着钢铁需求的减少,钢铁产品的销售价格大幅下跌。据称,这对各钢铁厂商的业绩构成重创,2015年1~9月中国钢铁行业整体的亏损额达到250亿元。戴志浩同时指出,2015年以及之后的1~2年将是中国钢铁行业最为低迷的时期。认为钢铁行业的前景不容乐观。宝山钢铁三季度的销售额同比减少9.9%,减至415亿元。除了受需求下滑影响销量下降外,由于人民币贬值,财务成本出现膨胀,营业损益达到亏损1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2亿元)。在中国,业绩萎靡不振的不仅仅是宝山钢铁。安徽马鞍山钢铁的销售额同比大幅减少27.6%,减至112亿元,营业损益为亏损1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亿元)。另一方面,河北钢铁虽然销售额同比减少14.9%,不过通过削减成本等举措,最终确保了超过1亿元的盈利。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统计,2014年中国的粗钢产量达8亿2270万吨,是日本的7倍以上。2015年1~9月的粗钢产量为6亿900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2.1%。由于需求下滑超过产量减少,为了确保销量,各钢铁厂商展开了激烈的价格竞争。其影响不仅限于中国国内。受中国国内需求低迷影响,中国产钢铁大量流向海外。中国钢铁出口量2013年为6200万吨,而到2014年猛增至9400万吨,创出历史新高。预计2015年全年将超过1亿吨。日本2014年度的粗钢生产量约为1亿1千万吨,估计中国的出口量将逼近日本的产量。中国产钢铁的平均出口单价方面,2015年上半财年(1~6月)为1吨620美元左右,和上年同期相比下跌了2成以上。正因如此,中国的出口对象国也出现了行情恶化和随之而来的钢铁厂商业绩恶化。例如,韩国浦项制铁2015年7~9月期的合并最终损益达到亏损6582亿韩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240亿韩元)。受钢铁价格下跌影响,销售额减少了14%,减至13万9960亿韩元,另外韩元贬值也导致汇率损失出现膨胀。拥有汽车用钢板等技术实力,擅长生产高附加值产品的日本钢铁厂商被认为相对具有竞争力,但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2015年4~9月的营业利润方面,新日铁住金同比大幅减少27%,JFE控股则减少40%。宝山钢铁9月在广东省投产了年产能为1千万吨级的大型炼铁厂。一方面无法消除供给过剩,另一方面中国等市场的需求复苏也充满不确定性。虽然也有乐观的观点认为“最近中国的钢铁价格跌幅出现放缓,目前钢铁价格已经触底”(浦项的高管),但是“对于全球钢铁行业来说,严峻的状况仍将持续”(新日铁住金的太田克彦副社长)等担忧声出现增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